书香府 > > 开元风流 > 正文 121、武惠妃
    【小说丛m.shuxiangfu.com免费绿色无弹窗】    诏书生效之后,就被门下省转送到了尚书省。

    尚书省的职能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简单,就是执行,然而实际上,尚书省却是行政三省当中业务量最大、工作最为繁忙的一个部门。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尚书省的机构最多,下设六部二十四个司(每部辖有四司),人员也最多。

    尚书省的一把手——尚书令——本来是六省一台九寺五监所有官员中品级最高的,正二品。但是,因为李世民当皇帝以前干过这个岗位。

    所以,登基后,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实际上主持尚书省工作的是从二品的左仆shè和右仆shè。不过到了这时,尚书左右仆shè早就成了虚职,就连六部尚书(正三品)也成了虚职,并不主持六部工作,像首相宋璟现在就挂着一个刑部尚书的职位,真正主持六部工作的是侍郎(正四品下)。

    尚书省要根据诏书的内容将之分发给下属的六个部门,即吏部、户部、礼部、工部、刑部和兵部。各部拿到诏书之后,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不同的处理:部分诏令无需更改,直接尚书省发往zhong yāng各部及地方州县;部分诏书则需要根据其内容改制成政令,而后再下发到有关部门和地方州县。

    所以,大致说来,尚书省实际上是一个狭义的行政机构。制定命令虽然难,但是执行命令其实更加困难,因为在执行的过程会遇到许多现实的困难,所以在尚书省当差是一件比较辛苦的事情。

    这就是整个圣旨生效并执行下去的流程,但在后来政事堂中的宰相们是可以直接绕过皇帝发堂帖的,不过在李隆基这种强势皇帝在位的时期,是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说到底相权虽然能限制君权,但掌控整个国家的,还是皇帝。

    李隆基在拿到所有贡士的卷子时,天色已晚,他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到蓬莱殿过夜,这是他如今最爱的宠妃武惠妃居住的地方。(武惠妃最迟是在开元十年被封为惠妃,现在才开元六年,可能还是婕妤,不过也有可能已经被封为惠妃,因为李隆基在登位后就极其宠爱武氏)

    武惠妃今年不过二十,其容貌当真美丽无双,其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肤若凝脂,玉质柔肌,姿态光艳,香罗翠袖之中有一双纤纤玉手,总是温暖的,可以抚慰李隆基平日里的烦扰,她的头发乌黑、亮丽、浓密、修长,秀发打开,就像黑色的瀑布一样,柔顺而又美丽。

    不过她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如同满月一样的脸颊,白皙、丰满、富态而有神采,笑起来时自然而然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的眼眸是那样的清澈,让人觉得如此单纯。

    虽然武惠妃如此年轻,却已经生了四个孩子,只是其中有三个都夭折了,前不久才出生的寿王李瑁,因为害怕孩子夭折,李隆基便命其兄宁王李宪抱养李瑁,并由宁王妃元氏亲自哺rǔ。

    李隆基总是非常喜欢这个看起来十分单纯的女孩,因为她的“单纯”,李隆基对武惠妃异常信任。

    但武惠妃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女人,或者说,在这后宫之中生活了这么久,再单纯的女人也会变得胸有城府。

    武惠妃觉得自己从单纯到成熟,付出的代价便是她夭折的那三个姿容端丽的孩子,虽然太医们诊断出来都是自然夭折,但武惠妃却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黑幕。

    她在成为李隆基的妃子时,便已经极为受宠,让以王皇后为首的一干后妃十分嫉恨,例如之前得宠的赵丽妃、皇甫德仪与刘才人,她们分别是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的生母。

    武惠妃认为自己生了那三个极得李隆基宠爱的孩子,让那些后妃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于是铤而走险,弄死了她的孩子。

    这种宫斗的黑暗以前也不是没有,本来夭折一个孩子的武惠妃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再连续夭折两个,她才察觉出其中的猫腻,然后第四个孩子寿王李瑁她自然便央求李隆基放到宫外去养,果然,现在寿王的一切情况都不错……

    这让武惠妃愈发认定自己受到了那些后妃的迫害,只是向来善于隐忍的她,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单纯”的样子,她认为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李隆基虽然宠她,但却尚未到独宠的地步,他还是很看中那位王皇后的。

    毕竟王皇后曾与李隆基共过患难,在李隆基登位的过程中出了很大的力,只可惜膝下无子,否则肯定会让李隆基更加看重。

    还是需要忍耐……

    见到李隆基又来到自己这里过夜,武惠妃嫣然一笑,像是最贴心的棉袄,亲自伺候李隆基,表现出来的单纯到极致的爱意,让李隆基心中十分熨帖。

    李隆基决定将这些贡士们的卷子看一遍后,便好好的奖励这个贴心的宠妃。

    王维的卷子自然不用看,刚刚在紫宸殿已经看过了,无论是文采还是内容,都是一等一的,稍有瑕疵的地方则是某些建议有些异想天开,不过这也正常,年轻人嘛,总是喜欢幻想的。

    李隆基觉得这些贡士卷子中,不说全部都写的能够媲美王维,起码应该还有两三个吧,因为王维的年纪实在太轻,所以他并不想点王维做状元,这倒不是李隆基打压王维,而是一种保护。

    武惠妃就安安静静的陪伴在李隆基的身旁,只是眼睛却下意识往卷子上瞥,她怎么说也是恒安王武攸止的女儿,自幼在宫中长大,所受的教育很好,识字自然没有问题,而且还粗通诗词歌赋。

    武惠妃很快就发现这是今年殿试的试卷,她倒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好奇谁会最受李隆基的赏识。

    李隆基一开始还细细的看贡士们的卷子,到后面却越翻越快,脸上的神色也难看起来,这尼玛果然人与人是有差距的,这越对比差距就越大。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高估了王维的出色,但拿王维的卷子与那些狗屁不通的卷子一比,他才发现原来王维就是那么出色,而其余贡士,不说都是草包,与王维一比,绝对是平庸的。

    武惠妃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关切道:“李郎,你这是怎么了?”

    李隆基对她柔和的笑了笑,将卷子往旁边一推,却是照实说出了自己的不满,话语中对王维的赞赏,让武惠妃记在了心里。

    武惠妃对王维不算太了解,因为她并不是那种对诗歌特别感兴趣的女人,只是她的几个宫女对诗歌比较有爱好,常在她耳边议论王维如何如何,使得她对王维也稍稍耳闻,知道这个年轻的诗人是出自太原王氏名门的世家子弟。

    想到对她很仇视的王皇后如今也能算是出自太原王氏,她不由心中微微担忧,害怕王维与那王皇后有什么密切的关系,照李隆基对王维的看中来看,若是王维官运亨通,又与那王皇后有密切关系,岂不是对她很不利?

    武惠妃如今已经从一个单纯的女人蜕变成一个胸有城府的“宫斗女”,显然已经知道如何在后宫中巩固自己的位置。

    这第一点自然是让自己成为皇帝最宠爱的女人,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第二点则是生下一男半女,母以子贵;而第三点,自然是暗中结交大臣,这是比较忌讳的一点,但若是成功了,对自己的巩固地位很有帮助。

    因为就算是皇帝本人,想要废立皇后,却也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事情,那需要得到大臣们的同意,武惠妃如今虽然对皇后这个位置表面不敢起任何心思,但心中自然是向往的,若自己成了后宫之主,难道还有宵小敢忤逆她?就算有,她也能用正宫的身份强势打压。

    武惠妃一如既往的用温柔的话语安慰李隆基,让李隆基这个极为喜爱女色的皇帝十分满意,在不经意间,武惠妃状若无意的提及王维与王皇后的关系。

    李隆基并没有多想,在觉得王维是个人才后,他就仔细看过王维的家状,对王维那一房河东王氏,与自己皇后那一房的冲突,也了解了大概。

    在这件事上,其实李隆基对王皇后是颇为不满的,虽然如今所谓的“五姓七宗”,其影响力比起初唐那会已经大为不如,但名声尚在,不少人以出身名门世家为荣,李隆基可以理解王皇后之父王仁皎的想法,出身卑微的人,总是希望自己出身高门大户,这是个面子问题。

    可是王皇后与这太原王氏扯上关系,显然是在为太原王氏扩大声势,李隆基对名门世家并没有太多好感,认为它影响了皇权的至尊地位。

    他欣赏王维的一点,便在于王维虽然出自太原王氏,但实际上已经与太原王氏闹翻,这样的人,想来若是自己提拔他的话,他最感激的还是他本人,而非家族。

    李隆基将王维与王皇后的关系随意一说,武惠妃听完之后,眼睛都亮了起来,原本她还以为王维与王皇后关系密切,却没想到还是敌人。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

    求收藏票票~~~~~~~~

    【小说丛m.shuxiangfu.com免费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