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府 > 玄幻小说 > 天君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接旨
    【小说丛m.shuxiangfu.com免费绿色无弹窗】    一声轰隆响彻了半亩乾坤,古楼从天而降,重重地压在了穷奇凶兽的头上,它顿时吃痛的狂嗥:“嗷”

    八卦阵法大开,在古楼的周围,骤然出现了一块块巨大的乱石光影,形成了八门,不断地转动变幻,一重又一重

    穷奇兽还要发狂挣扎,然而乱石八门都似有千万斤重,死死压着它的翅膀身躯,竟然渐渐全部侵入了它的体内,在其身壳筑起阵法,困锁住那妖魂

    当光影消散、大风渐停,已经见不到有庞然凶兽,古楼歪斜却安稳的矗在这半庙草地之上,仿佛是一间荒野客栈,一直就在那里,十分相容。<-》

    “嗷……”只见在楼门一侧的石龟旁边,还趴着一只虎首妖兽,它满目的震惊,也有恐慌之色,除了脑袋可以伸动几下,楼底下的全身好像已不属于自己,动弹不得

    它的身形也已成了另一种形态,不再是那么的庞大威风,只有一头壮牛般的大小,全然陷进了地里……

    这座古楼到底是什么东西?

    过得一阵,见它真的挣脱不了,谢灵运、阿蛮、幽杳进了盆内,纯儿、幽渺、黑风妖在外面护法,众人都是非常惊讶,破楼居然真有如此神威

    虽然这要得益于聚宝盆是自家地盘,感通很大助长了古楼的威力;还有便是这穷奇明显没什么修为,只是仗义着强横的天赋力量罢了,可是抛除这些,古楼之威都足以⊥人惊得张大嘴巴。

    尤其它大咧咧的摆在外头数十年,历尽风吹日晒,却没有被人发现而拿了去。

    “老乌龟说的那家修士,究竟是谁人?这本领真大。”望着古楼,谢灵运不禁感慨,这回才真是捡到宝了,这些年寄住古楼的人不计其数,偏生被他们得去,着实是份难得的福缘。幽杳柔柔的笑贺道:“主上洪福”

    阿蛮已经笑哼哼的走到了穷奇兽跟前,一双碧眸写满不屑,伸出一只玉指凑过去,嘲道:“小穷奇,怎么样?咬我?”

    “嗷嗷”穷奇兽一见到她,又咆哮又挣扎,脑袋前伸、锋牙咬合,却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距离才咬得到她,极度忿怒,似乎在喊着:“放开我,放开我,咬死你”

    “还闹,我抽死你”阿蛮檀眉一挺,向谢灵运要了一条藤鞭,啪啪噼噼的对着它好一顿狂抽,哈哈恶笑:“你就给我们乖乖的趴在这里顶楼吧,什么时候不敢忤逆了、觉悟了,知道只有听话才有活路,其它死路一条,那你才有可能出来”

    “说得好”谢灵运点点头,她把话都说完了,不过,他嘿嘿道:“师妹,当初我也想这么抽你一顿、跟你放这些话来着。”藤鞭立时扬来——

    毕竟穷奇兽太凶,如此封压又像在头上悬着一把刀,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掉落,所以他们不敢马虎,再三检查、挑衅、打弄,确定穷奇真的拿古楼没撤,而八卦阵法的阵能充盈、一时无愁,这才放心下来。

    阿蛮嫌它整天嗷嗷叫的太吵,又建议拿一条铁链把它的嘴巴绑上几圈,但谢灵运在石龟那里一番摆弄后,只要穷奇恶性一起,有所捣腾,古楼就会往下再压一点,它吃痛自然会停,否则就要被埋进去了。

    又把洛书神甲、即是老乌龟放到天地边缘一处僻静地儿,让它好好冬眠,之后,三人回到外面。

    纯儿几人听闻了情况亦十分高兴,这样子,聚宝盆的盆内乾坤总算恢复正常,了却一桩大事。

    “哎哟,真好啊。”黑风老妖像布袋和尚似的笑个不停,本以为要进行一场生死角斗,现在这样解决当然好了。它笑问道:“那是不是没俺什么事了?俺想尽快着手重建黑风寨的事……”

    “嗯,你可以先走了,努力吧。”谢灵运应好。阿蛮却喝住了它:“慢着,听说你还有另一个形态?”黑风老妖顿时笑着点头:“是啊,俺还有一头熊罴的形态。”阿蛮努努嘴:“显出来让我看看。”

    用不着被她强迫,黑风老妖向来乐得展现自己帅气的一面,当下散了又凝,变成了憨态可掬的胖熊猫模样。

    “咦还真的……”阿蛮眸子放光,走上去抚抚它的头、拍拍那圆滚滚的肚子,啧啧赞道:“好可爱,好憨厚,好想食掉啊”旁边几人闻言都有些无语。

    不只是黑风老妖要赶时间,谢灵运更要赶,除了要跟宋夫子学儒家命功、跟圆觉大师学密法,还有另一件紧要事,那便是烧牒书给东岳大帝,禀明此次战事的来去,为鬼神们求情,听迷龙他们说,这次的帮助是犯禁行为,也不知道要受什么惩罚呢。

    东岳大帝就是泰山神,乃是仙界派在人间的无上神明,每朝皇帝都要到泰山封禅,以求得到他的承认和庇佑,有所灵验,才算是受命于天,被天下修门奉为正统。

    他最广为人知的司职正是阴冥之主,统摄天下鬼魂,治理人间。像薛瑞、陈伯等阴官都是由他一手提拔,包括中土神州的所有地方。

    所以他的地位如何,不需多言;能创造出一个无边大的东岳地府,他的神力如何,亦不必多言。

    以泰山神的威能,若然出手,那真是动动手指头就能捻死黑雷寨的,但谁知道神魔的规矩呢,也就听逊师傅说过神仙不能乱管人间事,除此之外,谢灵运一无所知,不过他知道其它道理。

    “《书经·泰誓》记周武王伐纣誓师,有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昔者武王遭万民责怨,有力而不知有民,有威而不知有惠。武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此武王之勇,却非武王之功,乃民意所向,乃天意所向。

    今者雷州百姓深受妖魔荼毒,黑雷寨即为暴商,小子路经此地,联合修门、又得众鬼神大义相助,一怒而安雷州之民,亦非小子之功,亦非鬼神之功,乃民意所向,天意所向。”

    雷城简陋的东岳庙大殿内,朝着那座东岳大帝金漆神像,谢灵运一边烧着牒书,一边朗声说道:“若天民离心离德,又岂有凯旋?若天民一德一心,又岂有罪过?小子无畏,若触犯天威,愿一力承担,望东岳大帝明鉴。”

    “文绉绉”阿蛮听得直咬牙,前面说什么她听不懂,最后一句懂了,立时怒道:“你疯了,什么一力承担,把你弄死,你就知道后悔……”纯儿、幽杳、幽渺也都担忧颦眉,纷纷劝说。

    谢灵运只是一笑,不反驳也不争辩,心里却闪过一个念头,东岳帝要弄死我,那就不是神仙是邪魔,他可不怕魔

    这时候,四女突然齐声惊叫,然后他也一脸讶然,只见前方大帝神像旁的仙使陶像放出了一股耀目金光,随即凝结成了个人影,却是一位身着红袍、手持旨卷的中年使者,他的气息高深莫测,满脸威严,话声平稳:“吾为东岳大帝座下使者,带来帝旨,谢灵运接旨——”

    “你死了,你死了……”阿蛮很是紧张,向几女使着眼色,准备好打架

    “小子在这里。”谢灵运向仙使拱拱手,心里自然不无紧张激动,却没有忐忑畏惧,问道:“不知东岳大帝有何旨意?”

    【小说丛m.shuxiangfu.com免费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