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府 > 玄幻小说 > 黑夜尘缘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暗流涌动
    【小说丛m.shuxiangfu.com免费绿色无弹窗】    一场突如其来的感叹将星辰殿内的阴霾之气一扫而空,甚至比以前更加团结和朝气,同时更多关于那些年黑夜的传说在弟子间流传,这不是刻意的渲染。而是每当有弟子问及大殿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时,知道的人都唏嘘不已,开头的第一句总是:那是一个和魔神一样的奇男子!

    一听到这样的评价,心中不免痒痒的,到底是怎样的男子才会被师尊冠以魔神一般的人物?

    当知道哪怕一点点关于黑夜的事件后,毫无例外,自豪,骄傲,震撼,狂热,最后是充满了期待。难怪李师兄说黑夜才永恒,原来是我孤陋寡闻了,大殿主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陨落?

    不知道大殿主什么时候回来呀,真是期待,再出出现时不知道会掀起怎么样的狂潮?

    “啪!”

    就在某位刚刚听到一点事后的弟子正在遐想无限,一声火辣辣的感觉从头顶传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很无辜的看着眼前吹胡子瞪眼的修士。

    “老师,好疼..”

    “啪!啪!”

    “很疼?啊?王峰,给为师说下,我刚刚讲了什么?”中年道人完全没看到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挥舞着手中的戒尺吼道。四周其他的几位同门同情的看着眼前这位新来的师弟,所有人都有些畏惧的看着老师中的戒尺。

    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中年道人更是不爽,缓缓扬起手臂。准备来狠狠一尺,其他几位师兄弟见到这情形,赶紧求情。

    “师尊息怒,师尊息怒。王师弟刚来,难免有些不愔事,我们会教管他的。还请师尊继续讲课。”

    一番好说歹说之后,中年道人总算心平气和了,开始讲解入门的知识,当然偶尔会夹带着讲一下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让他们大开眼界,这位中年道人不是别人,就是朱岩镇的朱志成。当然与以前相比。性格有很大的变化。

    三个时辰后,朱志成大袖一挥。

    “好了,今天授课到此为止,你们回去好生修行,半年后我会检验你们的成果。”说完就直接消失。好半天后,几名弟子才抬头,最后所有人都怒目而视的看着王峰,当然不是真的不高兴。

    “王师弟,你就是个扫把星,以后别热老师不高兴。他可是大修行者,我们能给拜入他门下本身就是福缘不浅,别老是开小差。”说道这,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脸的无奈。

    “师兄,师尊到底是什么境界啊,那把戒尺打得好疼啊。”王峰没一点自觉,自顾自地的揉了揉头上的大包。

    “好疼?你丫的没被老师一尺子裁成两半就是烧高香了,你知道么,那把尺子可是老师的本命法器。而且老师是化神级大修士。你丫的还喊疼?活该!”几人都幸灾乐祸的说道,不难想象。他们层级肯定也吃过戒尺的苦头。

    “好了,各自修行去吧,师尊半年后可是要检查的。王师弟,你最少要进阶一级,别给师傅丢脸。”

    这样只是星辰殿的一个小插曲,在某处小房间里,拿着戒尺的朱志成笑了笑,“小兔崽子们。”

    在黑夜城,意见竹楼里。

    “师尊,听我阿爸说,去年我被蛇咬了,你是及时赶到救了我的?可是为什么自那之后我就是冰冰凉的,所以阿爸总是说你坏话。”一个小女娃坐在一个银发男子前面说到。

    银发男子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女孩,笑了笑,问道。

    “你阿爸呢?又把他丢了,自己一个人来的?”

    “我才不要跟他一起,他老是喊我埃斯丽,很讨厌显得名字,我更喜欢月牙子这个名字。”说完还举起胸前的月牙吊坠摇了摇。

    潇夜雨摇了摇头,“去吧你阿爸带来吧,我有事情跟他说。”

    月牙子撅着小嘴很不情愿的走出去,半个时辰后,月牙子蹦蹦跳跳的带着阿蛮进来。阿蛮对这座竹楼并不陌生,因为埃斯丽的原因已经来过几次了,看着眼前这位奇男子,阿蛮叹了口气,用蛮族最高的礼节一拜。

    潇夜雨示意他随意坐,不必拘谨。阿蛮一身壮硕的肌肉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蛮熊,浑身无处不是暴烈的气息,但是现在的他却像个孩子一样,端正的坐在潇夜雨对面,因为他深刻的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病殃瘦弱的男子到底有多恐怖!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不满,认为我拐跑了你的女儿,但是你又打不过我,所以只能每次看到我都会有股怨气,虽然隐藏得很好。”

    “今天我就跟你说下埃斯丽的情况,哦,不,月牙子的情况。”看着小女娃气鼓鼓的表情,潇夜雨临时改口说道,听到喊自己月牙子,两只小眼睛这才像月牙一样。

    “还…请….上师直言。”阿蛮用很蹩脚的中原话说道。潇夜雨也不以为意。反倒是月牙子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阿爸,好像在问你什么时候也会说中原话了?

    “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埃斯丽,不月牙子的变化不是我弄得,而是她自己觉醒了。”想月牙子表示歉意的微笑。

    “在你看来是我看过她之后她就变了的,其实不是的,从根源上来讲,还是肥遗促使她觉醒了自己的隐灵根。”

    “什么意思?”

    “当初月牙子被肥遗咬了一口,按说是必死无疑,可是她却活了下来,为什么,虽然我后来赶到就她是一部分原因,更根本的原因是,肥遗,蛮荒异种,属火,带有剧毒,当它咬了一口月牙子后,毒火攻心,侵蚀全身,关键时刻隐藏在她魂魄中冰灵根觉醒了护住了魂魄,但是肥遗的毒太厉害了。而她有没有真正修行过,觉醒也是一种求生本能,所以灵根有所受损。”

    “而我赶到时,只是替她去除了体内的火毒。无意间发现了她的资质,不忍一个天才就这般埋没,所以就在她识海中留下了一颗修行的种子,同时给她一块寒冰聚灵阵,助她早日修复灵根。”

    “但是她的资质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受损的灵根很快就好了,而且开始本能的汲取天地元气,所以她会觉得自己越来越冰冰凉,这是好事。”

    阿蛮沉默了很久。“灵根,修行有代表什么意思?”

    潇夜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想来半天说了一句:“从此不属凡尘。”

    “成为阿公那样的人?”阿蛮思索了很久,试着问道。

    潇夜雨笑了,“蛮族的阿公?以后的她可以一个指头摁死一大片。因为你们的阿公依然是凡尘中,而她,将来不属凡尘。”指着一旁昏昏欲睡的月牙子说道。

    阿蛮一副不相信的神色,有点倔强的说道:“阿公是天的代表!”

    潇夜雨伸出一只手压在阿蛮的天灵盖,阿蛮的识海顿时出现一副画面,“一把比山还要大的巨剑将一个山峰削成两截。一圈将巨峰达成漫天碎屑,移山倒海,不外如是。”阿蛮的瞳孔开始急剧收缩,同时眼神充满了恐惧,脸色苍白,身体更是不停的颤抖,身上的汗水很快就将浑身浸湿。

    “这…不可能….”

    看着瞳孔有点涣散的阿蛮,潇夜雨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就是来自那片世界!”

    一个时辰后阿蛮的瞳孔才有点神色。但苍白脸色。颤抖的身躯无不表示他内心的震撼或者说恐惧!那绝对不是人应该有的力量,只有神才可能一拳打爆一座山。可以拿起把山还大的巨剑!

    张了张干枯的嘴巴,想说点什么,潇夜雨直接打断他。“我不是神。我也是人,是一群特殊的人而已,月牙子因为上次的事情也觉醒了隐藏在体内的冰灵根,所以她以后以后资格修行,现在可明白什么是灵根和修行?为什么我说月牙子以后不属凡尘了吗?”

    蛮机械的点了点头,神色极其复杂的看着旁边昏昏入睡的埃斯丽,不,以后叫月牙子!出来不舍,惊恐,更多的是兴奋!我蛮,一个被部落遗弃的人,居然会有一个神一般的女儿,虽然不是我以前的女儿,但换个名字又有什么呢?她还是我蛮的女儿!

    颤巍巍的站起来,朝潇夜雨一拜,轻轻的离开了这间竹楼,这一刻这间普通至极的竹楼变了,不再是间普通的竹楼,而是一间神楼!当走到再也看不到竹楼时,蛮的耳旁却想起潇夜雨的声音。

    “有时间多来看看月牙子,她还是个孩子,她需要成长的时间,以后或许你们全族都消失在岁月中,但她依然还是朝气蓬勃犹如昨日!珍重!”

    中州路家。

    “墨殿主到!”一声大喊打破了主厅的寂静。

    墨月一身白袍飘身而进,刚进来就感觉到了各种一样的眼光,压抑的气氛让她很不舒服。随意的扫了一眼,看到一处空座,就准备走过去坐下。

    “哼!一个小小的婢女居然也敢坐那儿?”一个侏儒老头讥讽道。

    墨月眉头一皱,抬头看向这位老头。“哪里来的小孩子居然管起大人之间的事情了,这么不懂事?”

    “你!”侏儒老头暴跳如雷,就要大打出手。

    “你什么你。你让我心情非常的不高兴,再说一个让我不高兴的字,你就准备做哑巴,或者死!”突然一股煞气弥漫整个大殿,所有人都是一愕然。

    好恐怖的煞气,这就是那人的婢女?

    而侏儒老头却是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停的沁出,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一头凶兽正贪婪的盯着自己,看向墨月,发现她正在气若悠闲的喝着茶,但是当看到墨月肩上的哪只黑色麻雀时,他恐惧了,因为他看到了麻雀眼中进食的戏谑,是它盯着我了?可这只是一只小麻雀啊!

    【小说丛m.shuxiangfu.com免费绿色无弹窗】